}

拥抱科技 勇于创新

INNOVATION & CREATION

接不到案源的律师要不要考虑转法务

e律师2020-10-09

题主描述:本人律师执业一年,在南京,之前一直是授薪,现在转成纯提成律师,后来发现律所案源不足,而自己又很难接触到案源,基于老公工作的变动要回老家一个三线城市执业,却发现律所招聘几乎没有,倒是不少法务招聘,现在很犹豫,一方面在经过两年多的律所学习觉得成为一名律师着实不易。另一方面却要面临生存的压力。虽然已婚,但老公的收入虽然勉强可以支撑家庭但看起来着实压力不小,不想这样,其实在这里提问的时候,我也一直在问自己,就像有一句话说的,当面对两个选择时,抛硬币总能奏效,并不是它总是选择对的,而是在抛出空中的瞬间,你突然知道你希望是什么。


律师太太从一开始,就容易比同期其他职业的先生发展的好。除非先生经商,或者本身就有一定的实力。


但是,律师至少要熬到五年级以后(实习两年,执业三年)才能体现出优势,把先生甩下去。


这个时候你别说和你先生比,和很多非法律专业的刚毕业学生比都未见得比人家收入高。


如果没有客户请你,那一个月下来可是一分钱都没有,再自己掏钱上个社保,收入是负数,还不如捡垃圾刷盘子收入高。


这个时候,更换执业地点并不见得是坏事。


反正你在原来的城市也基本从0开始,到哪里区别都不大。如果你再晚两年换执业城市,不但意味着一切从0开始,你还不得不面对未结案件的交接问题。你不把手上办的案子结案,就难以离开,所以要忍受几个月甚至一年没有收入又要干活的状态。可以这么说,如果今年你不挪窝,以后挪窝更苦。


说了好的一面,说不好的一面。


你的情况是,你从南京往三线挪。现在法律服务界发展很畸形,律师收入差一线,很可能就差一个数量级。比如说一线的律师平均到手三四十万,那么二线律师平均就是十几万,三线律师平均就十万不到了。同一个案子,北京收30万,南京收10万,三线城市的律师可能只能收到2万,客户还不情愿请你。


收费降低了,客户范围也变窄了,南京律师可以做全江苏的案子,盐城的律师就很难接到苏州的客户,同理,县里的律师也接不到市里的案子。反过来,县里最有钱的老板还要跑到北京、南京请律师。假如你不回去,他听说你在南京,和听说你就在当地,付你的钱也不一样——虽然客户可能是因为老乡关系才找到你。


总之,去了三线,你的路就窄多了。


而就你描述的情况看,原本你先生的收入是很难和你竞争的——前提是给你足够多的时间。但是现在确是你牺牲自己的职业发展追着他走,这在很多国家都难以想象。而且我觉得这样选择城市在中国今天教育、医疗等等资源分布高度不均匀的情况下,离开二线回老家,对孩子来说也未必是好的选择。


利弊说完,下面说说解决思路。


假如为了丈夫牺牲自己,非去不可,也不是没有别的法子,除了放弃律师执业生涯做法务,其实也还有另外一条路,既保证收入,又不用放弃律师证,就是全找本市排名靠前的律师挂证。要知道越是小地方也需要找关系,既然你都为了收入从大城市去小城市了,我能不能理解你俩口子是“回老家”。如果是,那么老家自然应该有一定的社会关系,多多利用,争取能让你通过提高级别——原来可能跟着南京排名50名的律师做案子,现在跟着三线城市排名前五的律师“合作”。虽然可能客户变少了,收费变低了,但是收入也不一定下降。


不要小看地方的律师,他们未必收入就比你在南京的律师案子少、收入低。


在小地方排名靠前的律师,其实案子多的做不完。因为城市小律师少,市场竞争不充分,老律师特别容易形成垄断。老律师一年能接上百个小案子。这一批老律师现在都四五十岁,年纪大的六十了,他们现在最大的难题是体力、精力、健康的瓶颈,可是因为地方的团队管理理念相对落后,单兵作战是常态。这个人群现在有退休难的问题,年级稍微轻一点的,也有建立团队的需求,而在他们自己城市圈子里熟悉的同行,大部分都已经吵翻了。


对他们来说,你这样因为家庭原因刚拿证就从省会空降下来的律师,像你这种过去两年都做别人的案子,现在特别想靠干体力活来赚钱的律师,又听话又能干又不抢业务,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
最后,找工作不能着急。


别网上随便搜搜就急着下结论,说法务多律所少。我觉得法务和律所应该是成正比的——有没有可能,三线城市的律所因为管理风格不同,一般不上网招聘呢。律所在网上招聘,是基于大量用人的需求,他需要有一定的团队规模,大量分配出去的案源,以及专职行政和相应的经费。智联招聘一个账户一年据我所知也要好几千块成本,对只需要一两个徒弟就可以用好多年的律所来说,在网上常年招聘没啥意义。案子多的律师客户也多,随便找个老客户的学法律的晚辈还不容易么。张局长的侄子,李总的女儿,隔壁王奶奶的孙子,光是自己送上门的这些人就够用了。


找律所求职,是不是可以别光靠投简历。找熟人转介绍。多找找,多打听,实在找不到,你再下结论,再考虑转法务。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