}

拥抱科技 勇于创新

INNOVATION & CREATION

不同阶段的律师有着不同阶段的幸福与苦恼

喃晞律师2020-10-10

对于不同年级的律师而言,每个阶段,都有每个阶段的幸福与苦恼。


低年级律师的幸福


低年级律师的幸福,来自于,当你申请休假的时候,基本上Senior不会找你干活。休假的时候可以踏踏实实地休息、玩耍,不用担心今天外出要不要带电脑,不用纠结,聚餐的时候会不会突然来工作电话、需要开始干活。


因为低年级律师的工作,别的低年级律师可以cover。


这样的幸福,也不是每个律所、每个团队的低年级律师都有,得看老板、看团队,看共事的律师。遇上一些有温度的合伙人、同事,这样的幸福,还是可以拥有的。


低年级律师的苦恼


低年级的苦恼,是你不知道活儿啥时候会来。“你以为下班”的路上,该睡觉的0点,以及正准备出去浪的周六上午,任何一个moment,你的钉钉、微信、电话,都可能会蹦出来,来自合伙人、高年级律师的消息,让你在特定时间内完成一个任务。


然后,你整个人就跟上了发条一样,马上进入战斗状态。


幸运的话,低年级律师,还是可以有一点点生活的。至少在周末、节假日,有那么一小段时间,可能是完全不用担心工作的事情的。但这样的好日子,不会太长。


高年级律师的苦恼


低年级的苦恼,在成为高年级之后,并不会减少,烦恼只会越来越多。


有那么一些时间,你的工作量是可预期的,你可以控制你什么时候安排小朋友开始干活,你什么时候review小朋友的工作,你什么时候跟老板和客户汇报。


你甚至以为,你的好日子是不是要来了,是不是要熬出头了。


但是,没过多久,你会发现,你依然不知道,老板什么时候会突然又塞给你一个活,你不知道,哪位小朋友能支持你这个项目。你不知道,客户啥时候突然有个新项目,直接找到你,而不是老板,说要启动;你不知道,什么时候,之前死掉的项目突然复活,并且客户说非常着急。你不知道,小朋友交给你的工作任务,是不是需要re-do,是不是来得及re-do,是不是需要自己上手re-do……


你以为你可以休年假,可以短暂地从这一切抽离出来。但实际上,你的客户不会休假,客户也不会care你会不会休假,该推进的工作还是要推进,该联系的境外律师,还是要联系。


遇上好的老板、好的团队,休假,只能确保新的项目不会找你,原来挂在你头上的项目,还是要你自己扛着。


还有更多你不知道的事。


来自合伙人、高年级律师、客户、目标公司、同组小朋友、隔壁业务组同事的钉钉、微信、电话、邮件,轮番对你进行轰炸,在白天的大部分时间,你都要处理这些即时信息和沟通。


偶尔白天能有完整的一段时间review一份报告,准备一份文件,你会觉得,自己好像突然变得很peaceful,有点享受这份宁静了。


其实,不是你变得peaceful了,而是没有那么多人追着你了。并且,这份宁静,不会持续多久,就会被一个新项目或一个新任务的call所打破。


高年级律师的幸福


高年级律师的幸福,就是在短暂地安排好一切紧急的事情之后,可以在周五或周六的晚上跟同事、朋友小聚一下,喝喝酒,聊聊天,吐吐槽,或者在周末追一下喜欢的综艺或电影。

但即使这样的小宁静,也会经常面临被一条工作消息或一个电话所终结。


以至于,到最后,能坚持留在律所的那一波儿,升了Counsel和合伙人的律师们,都练就了一身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的本事。


当这个世界痛吻你时,你扇他巴掌啊


前段时间脱口秀大会的冠军王勉在一个段子里唱道:当这个世界痛吻你时,你扇他巴掌啊。


但大多数情况下,当工作中的糟心事太多的时候,你没办法回敬它一个巴掌。最后的结果往往是,心里的膈应事儿太多了,影响食欲,或者,迁怒于身边至亲的人。


当你把自己的耐心,都留给老板、客户和同事之后,回到家中,你已没有耐心留给家人,甚至有时会将工作中的负面情绪,如洪水猛兽般,让它涌向你的家人。


工作、健身、睡觉、家庭、朋友,五样只能选三样


前段时间追的《傲骨之战》(The Good Fight),里面的女律师Luca跟一个富豪朋友在私人飞机上聊天时,这个女富豪问她,你没有朋友吗?


Luca说:Have you heard the lawyer dilemma? 你听说过律师困境吗?


工作、健身、睡觉、家庭、朋友,这五样,只能选三样。


纵观周围的律师,基本上也是这个状态。


单身的律师们,在仅有的非工作时间,要么选择规律地健身,要么选择跟朋友们聚会。


而有娃的律师们,基本上就是工作、睡觉、家庭,他们很少参加集体或朋友聚会。


合伙人们更是会越来越少地出现在团队聚会中。即使偶尔出现,也会因为客户一个电话,就离开了饭桌。


当我看到律师困境这个问题时,我对未来的职业生涯产生了一丝恐惧。


曾经的你,一直以为,你会一直在这条路上走下去,成为一名合伙人,不管是不是在现在的律所。


但是,走着走着,你会发现,在通往合伙人的这条路上,需要舍弃的东西,太多。


客观情况是,这份工作占据了你90%的时间,工作日基本没有私人时间。


坚持多年早起、早开工的习惯,是为了能规律作息、早睡早起,到头来发现,早起不一定能早睡,甚至,你干得越快,活来得越多。


而在你成为权益合伙人之前,这些所有的时间和精力,都是你的投资成本。而这个投入产出比,真的值得吗?


在前五年,你没娃,90%的时间贡献给工作,没有丝毫问题。但是,在成为真正的权益合伙人之前,你可能还要再熬上五年,甚至比之前工作更卖力。那么,在接下来这五年,你打算结婚生娃么?


对于男律师,这条路也不轻松,但相比女律师,还是要从容一些。


但对于女律师而言,这真的是个无比现实的问题。女性的最佳生育年龄就那么几年。要合伙人,还是要娃?总得做出选择。


所以,80%的律师(尤其是女律师),在做了几年律师之后,离开律所转去企业做法务了。而且,有不少人都是裸辞。


离开的原因,往往到最后,都变得非常简单:撑不住了。受不了了。想过正常的生活。


不是他们当了逃兵,而是,他们发现,除了合伙人,生活中还有更多值得追求的东西。


那些留下来的律师,最后都会变得很Tough(强悍)


那些留下来的律师,为了合伙人这个目标,都会变得很Tough。一方面对自己很Tough,另一方面,不由自主地,对别人也很Tough。


你不Tough,客户不信任你;你不tough,没人给你干活。你拿来项目,没人执行,无法给客户满意的答复,完成不了业绩,养活不了团队。


到最后,律所就变成了,铁打的合伙人,流水的兵。


而那些离开的律师们,很少有人会想再回律所。


你可能会因为激情而选择律师这个职业,但最终,你可能因为现实问题,而转型别的职业。


或许,做诉讼律师会好一些。


最后,愿你在职业生涯中,碰到的,都是有温度的律师。

回顶部